主题: 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请勿对号入座

  • 花瓣雨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8668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6/1/7 11:40:09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竹溪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竹溪地处秦巴山区,虽然偏远,不过山清水秀,风韵独特,尤其那大街小巷的美食小吃,相当诱人,成为当地的一大特色。

颜舒已有近十年没有回过老家了,表妹冰儿要回乡探友,非拉着颜舒一起回,颜舒想反正放暑假了也无事,不如回去玩几天,顺便也探访一下多年不见的老同学。同学们毕业后就没有联系了,听说他们大都从乡镇调进了县城,应该是不难查找的。不知道他们如今,是否安好?

颜舒拿出手机给石伟发了个短信:
你好!我回竹溪了,想找老同学叙叙旧,你人脉广,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,有个叫刘敏的,应该在城关某个中学当老师,帮我查一下她的联系方式,可以吗?谢谢!
石伟可能很忙,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才回信息: 
欢迎回来!几个人回的?晚上住哪?要不要我帮你定个房间?刘敏我正叫人在查。
颜舒赶紧回信:
不用定房间,我跟表妹一起回的,住在舅舅家里就可以了!
又过了十来分钟,石伟回信:
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多玩几天,住在亲戚家不方便。房间已定好,晚宴已定好,刘敏已联系好,除了刘敏你还想见谁,都给你约好!
颜舒颇有些受宠若惊,没想到回来一趟竟有这么好的待遇。正准备给石伟发短信致谢,一条陌生电话打了进来。颜舒一接,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: 小颜子!你咋回来了!可想死我了!
想我?想我你也不跟我联系!……
话匣子一打开,就收不住,老同学就是这样,尽管多年没见,可岁月的隔离并没有使她们生分,一旦联上,就发现昔日的情谊丝毫未减。
颜舒你咋认识石伟的?
我跟石伟是亲戚啊。你也认识他吗?
哈哈,我认识他,他不认识我。
他怎么找到你的?
我在学校开散学典礼,校长叫我接他的电话,我才知道你回来了。
哦!还有那几个同学你能联系不?那个赵小丽,杨青青……
她们都在县城!你等一下,我来跟她们联系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晚宴自是热闹非凡,宾主尽欢。桌上的菜品十分丰盛,酒水是五粮液,石伟不知何事去的晚,被众人哄闹着罚了三杯,再与其他人交杯换盏,到后来竟有些醉了。颜舒不善饮酒,也不喜欢别人闹酒,差不多就招呼大家散了筵席,就地凑了两桌麻将。石伟并没有打麻将,跟颜舒说家里有事要走,就把一群人留在了酒店里。
颜舒有些自责,明知道他工作忙,家里又有个病人,还是给他添了不少麻烦。
玩到十点多,颜舒呵欠连天,就回宾馆休息了。睡前给石伟发了个短信: 今天麻烦你了,玩的非常开心!感谢!
石伟没有回信息。
十一点多,颜舒已经睡着了,突然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。“是谁?”
“我”,门外传来石伟低沉的声音。
颜舒犹豫了一下,“有事吗?我——已经睡了。”
“开门。”
颜舒看了下自己,保守的碎花棉布睡衣,正寻思要不要去换件衣服。砰砰砰的声音又响起来,在寂静的深夜显得特别突兀。
门开了,石伟踉踉跄跄冲进来,颜舒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,这才知道他醉的不轻。
石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,脸色阴沉。颜舒怯怯地问: 怎么了?
石伟仰头靠在沙发背上,重重地呼出一口粗气,又呼出一口粗气,然后,竟失声恸哭起来。
颜舒整个人都傻了。长这么大,只见过小孩子哭鼻子,这么大个男人哭的像孩子一样,想都不曾想过。
颜舒泡了杯茶水递到他面前,希望能给他解解酒,他自顾哭着,也不接,颜舒只好喂他喝了两口,水洒的到处都是。颜舒拿纸巾给他擦干脸和脖子,又点了一支烟送到他嘴边,他深深的吸了几口,才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“今天,家里有个事······”
他顿了半晌,虽然强忍着,可眼泪又流下来。颜舒把纸巾递到他手里,也不敢说话,只静静等着下文。
“老爷子前几天不舒服,在医院做检查,今天下午结果出来了。”
颜舒的心沉到谷底,难道……
“肝,肝癌,晚期。”
说出这几个比千斤还重的字,石伟又崩溃了:“我,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为什么?为什么老天这样对我?半年之内,家里两个最亲的人得了重病……”
颜舒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自己也急的哭了。一盒纸巾很快用完了,颜舒到卫生间拧了一把热毛巾,给他把脸擦干净。他不再流泪,眼皮越来越沉,竟歪在沙发上要睡了。他那么高大的体格,在沙发上窝着睡脖子会断的,颜舒赶紧把他扶到里间的床上,说:你在这里睡吧。
石伟像个无意识的孩子一般,顺从地躺到床上,很快就发出鼾声。颜舒给他盖好被子,关上门到外间给表妹打电话,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,她这才注意到,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一点了。
颜舒又累又困,蜷在沙发上,很快就沉沉睡去了。不知道睡了多久,颜舒迷迷糊糊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拂过,一下子惊醒。
那是一个男人粗重的呼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颜舒一动不动地蜷在床角,不哭,不闹,不说话。
这一天发生的事太突然,对于她以往单纯又一帆风顺的人生来说,简直就是惊天之变。她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。
石伟低声细语的已经劝慰她半天了,自责的话说了一箩筐,颜舒什么反应也没有。他九点钟必须参加一个会议,而现在已经八点多了。
他该走了。
可颜舒这个样子,他怎么能走?
他打电话到单位,说自己要晚点去开会,让下属先安排其它的事。
你去开会吧。颜舒轻轻的说。
那你在这休息,我开完会就来看你。
颜舒不语,不管石伟说什么,她压根没看过他一眼。她蜷缩着身体,双手紧紧攥着被单,仿佛这样的姿势能带给她安全感。
你答应我,留在这里等我。你要是走了,我就追到市里去!
颜舒一言不发,茫茫然的眼神不知道落在哪里。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让人窒息。石伟恨不得把她锁在房间里,又或是将她揉搓揉搓揣到兜里带走……这时,颜舒的手机响了,是刘敏。
“起床没?我给你买好了早餐,马上给你送过来。猜猜我买的啥?保准你在市里吃不到……”
“你现在哪里?多久能到?”
“快到宾馆了,五分钟吧……”
颜舒一骨碌坐起来: 刘敏来了,你快走!
石伟倒镇定了:
答应我,不许走,否则我就留在这里,刘敏来了,让她看见我昨晚是在这里睡的!
你……颜舒气结。
石伟附身对着颜舒,无比恳切的说:
我可以这么说吗?家里出了那样的事,那是老天爷对我关闭了生活的大门!可你的出现,是老天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!所以,你不要走!也不能走!
说完把颜舒紧紧的抱了一抱,仿佛这样就能确定她能留下,这才匆匆离去了。
颜舒抓紧时间冲了个澡,刚把衣服穿好,刘敏就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)
三年后。秋夜。
颜舒被风声惊醒。
这大半夜的,如何会刮起大风?
狂风将窗帘吹的高高飘起,发出啪啪的声音。窗帘的暗影里仿佛有鬼魅出没,在这寂静的夜里,叫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颜舒想下床去关窗户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动弹,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了,连头也不能转动一下。呼呼的风肆无忌惮的吹着,颜舒感到彻骨的寒意。
一团黑雾从窗外悄无声息的飘进来,在颜舒的床前站住了。
是她!
颜舒大惊!
颜舒看不清她的脸,她整个人化为一团戾气,无比愤怒的逼近颜舒,仿佛在追问: 
为什么?为什么在我病重的时候,你们要这样伤害我?你们对得起我吗?
颜舒不能动弹,不能喊叫,不能呼吸。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。只能无声的哀求:
我对不起你!今生今世,我最愧对的人就是你!可是我对石伟是真心的!我也没有办法!他压力太大,没有我在感情上的支持他会崩溃的!你要惩罚我,我没有怨言,如果你肯放过我,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对待你的孩子,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!……
提到孩子,颜舒感觉那团戾气好像散去了一些,孩子母亲的脸从烟雾中显现出来,无限凄婉的看着颜舒,仿佛含着深深的嘱托……颜舒虔诚的对她承诺: 
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孩子!此生此世,如果给我机会,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孩子,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!你放心!我的承诺一定做到!
颜舒表达完这番心意,那团雾气很快就散去了,颜舒恢复了呼吸,身体也可以动了。
这才发现,窗户是关着的,窗帘静悄悄的垂着,哪里有什么狂风大作,刚才明明是一场梦魇……
可是颜舒知道那不是梦。
她清清楚楚的看见,那个人就站在她面前,包括她们之间的对话,已经无比真实的刻在她的心底。
两天后的深夜,那个不幸的人离去了。
(未完待续)

本故事纯属虚构(五)

尘埃。
落定。
颜舒关闭了QQ,微信,不再像从前那样关注手机短信。
这件事太过重大,是生命不堪承受之重。需要绝对的宁静,和长久的沉淀,任何世俗的杂音都可能亵渎对生命的尊重和惋惜。
只不过颜舒自己明白,即便斩断了一切联系,也斩不断心中对他的牵挂。不管将来如何,这份牵挂,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一生。
一世。
三天后,颜舒登上qq,他的头像闪烁,两个字: 皆空。
颜舒没有回应。
没过多久就是中秋节,颜舒也没有主动跟他联系。却在第二天看到他深夜发的短信:
中秋快乐!
颜舒依然没有回应。
就这样吧。你会有你的生活,而我有我的家庭。只要你过得好,我别无所求。此生能遇见你,能陪你走这一段,我已经感觉很幸运了……
一个月多后,他们还是见面了。
那时为了照顾病人方便,石伟托颜舒在医院附近租了套房子。现在病人不在了,房子要退掉,石伟没心情跟房东交涉这些鸡毛蒜皮的事,甚至不愿再踏入那个勾起惨痛回忆的地方,所以把租赁合同交给颜舒,请颜舒去办这件事。
两人再见面,恍如隔世。
室内很安静,气氛似乎有些尴尬。不过一遇上颜舒清澈见底的双眸,石伟的心就安定了。正如三年来她一直带给他支持和安慰一样,只要有她在身边,一切烦恼都仿佛不存在了。

你瘦了。颜舒怜惜的说。

嗯。晚上睡不好。
孩子还好吗?
不太好。总是哭着要妈妈。
颜舒想到孩子的可怜样儿,不由得鼻子一酸,声音有些哽咽:
你有时间要多陪孩子。
嗯。
不管怎么样,不能让孩子受一点委屈。
石伟笑了,将颜舒拥在怀里:
你倒比我更疼他呢。
确实,这几年颜舒虽然没有跟这孩子正面接触,可是逢年过节,吃的穿的,没少照顾他。
在心里,她早已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疼爱了。
你看,我将来要是能找一个像你这样的,孩子就不会受委屈了。对吗?
啊?颜舒睁大泪眼,不解的看着石伟。
将来要找人,就找个像你这样的吧!
可是,像我这样的,还能到哪里去找呢?
石伟用手指轻轻敲颜舒的脑袋:
你不会动动脑子?

本故事纯属虚构。(六)

找一个你这样的。
找一个你这样的。
动脑子。
动脑子。
……
既然让我“动脑子”,那自然是不能明说的。那他究竟让我怎么动脑子呢?
颜舒不是刨根究底的女子,只好把这话装在心里。事到如今,一切顺其自然,听天由命罢了。相信真心付出的人,会得到回报的。
没过多久,石伟又来找她了,这次是为了买房子。县里有条件的人差不多都在市里买房了,石伟以前也想过要买,只是精力顾不上,一直拖到现在。在市里看了两天,最终锁定了离重点高中较近的两套房子。
“这两个房子的位置,户型,我都满意。你说我买哪套?决定权交给你!”石伟兴致勃勃的跟颜舒商讨。
颜舒试探地说:
“买房子这么大的事,外人怎么能做决定呢?你还是自己定吧。”
“你定就好了。你说哪个好,我听你的!”
最后,在颜舒的建议下,石伟选定了面积比较小,但品质更高的那套。大事既定,石伟难得心里轻松,把颜舒拥在怀里高兴的说:
在市里买个房子,买个车子,找个媳妇,高速路也快修通了。明年把孩子弄到市里读书,到周末把车一开,我就来了……
颜舒故意打断他:
你工作那么忙,哪有时间每个周末都来?你最好找一个会开车的老婆,周末了把孩子给你送回去,上学了再带过来。
嘿嘿,我当然要找一个会开车的老婆!我还必须找一个会开本田车的……
(未完待续)

本故事纯属虚构(七)

关于那次“动脑子”的谈话,颜舒一直没有问过石伟。但在平日的两人交往的短信中,石伟的浓浓情意总是溢于言表,让颜舒觉得问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“遇见你,就好像一滴水遇到了另一滴水,溶在一起,不能分开!”
“妹纸,咋开会也想你呢?”

“白天在街上看见一辆白色本田车,瞅了半天,好希望是你!”

甚至在深夜或凌晨,石伟也会有信息发过来:好想你在身边!
有一次,石伟自己在家煮了一锅青菜面条,拍下来发给颜舒,让颜舒心疼不已,回信说:
最不能看见你受苦!若此时有人在你身边照顾,我也不吃她的醋了!
你别这么想,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!
日子在彼此的思念牵挂中流逝,转眼就到年底了。
石伟到市里开会,两人见了面又是难舍难分。时间很晚了,颜舒不得不回家,石伟说:
今天你还想回家?把你没收了!
颜舒笑道: 你把我没收了,打算什么时候还?
石伟肯定地说: 没收就没收了!还什么?
颜舒心里想: 要没收,就彻底把我给收去好了……跟孩子爸爸这几年都是分居的状态,婚姻早已名存实亡,是时候提出离婚了……

正想说出口,石伟想起一件重要的事:
我那个小家伙,语文数学成绩都还好,就是英语差点。明年就要上初中了,怕他英语赶不上。你看咋办呢?
颜舒说: 最好给孩子请个老师补一补,不然将来成为学科的短板,后患无穷。
石伟捏一捏颜舒的脸: 请什么老师?这不是现成的吗?
如果让我给他补课的话,就等放假,抽几天时间给他把小学课程巩固一下。到明年暑假再把初中的内容预习预习,估计就差不多了。
孩子交给你了,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!不过有一点,放假回老家,只能跟着我吃食堂哦!
…………
颜舒回去后,正式跟老公提出离婚。
离婚之战,艰难曲折,不过最终总算是顺利解决了。因这几年两人之间早已十分冷淡,孩子爸爸也没有怎么坚持,虽制造了一些障碍,只不过为了争取更多的经济利益罢了。颜舒分文未取,净身出户。
把这个消息告诉石伟,石伟说: 
我们的事暂时不要公开,怕影响不好。
颜舒说: 放心,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。不过……
不过什么?
颜舒调皮的笑: 如果有人给你介绍女朋友怎么办?
石伟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颜舒说实话了:
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就有人跟我提这事了,还不止一个人!非要叫我吃个饭,认识认识。我推了几次没推掉,只好说我在市里有对象了!然后也没人再提这事了,估计都传开了吧!
…………
(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尽管颜舒为了保护石伟,牢牢保守着他们的秘密,没有跟任何人提及此事,可她离婚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。
刘敏一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询问颜舒何时请大家喝喜酒,颜舒还试图遮掩,刘敏说,你大爷的,省省吧,还想忽悠我,用屁股想想也知道你是为石伟离的婚。
颜舒问: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跟他的事的?
你第一次回来我就看出来了。吃饭时他给你夹菜添汤,恨不得喂到你嘴里,难道别人是瞎子?后来又在一起吃过几次饭,石伟的眼睛盯在你身上离不开!小样,还想瞒我!
这事你知道,千万别跟其他人说!毕竟还不满一周年,怕外人知道了影响不好。
放心吧,我懂得……
日子在等待和思念中缓缓度过。颜舒从来不问,从来不催。她对他是毫无保留的信任,如赤子一般纯粹的爱,全心全意的追随他,守护他,相信他一定会给她一个美满的未来。
…………
直到有一天,颜舒在一个偶然的场合,从一个老乡的口中听说石伟在跟市里某某谈对象的消息……
天,塌了。
质问,哀求,劝阻,眼泪流尽了,好话说尽了……挽不回一颗男人绝决的心……
离婚是你自己选择的!我没叫你离婚!
几十年的夫妻都有分手的,何况是特殊时期感情的交往!

我们都是成年人,没有谁强迫你跟我在一起,事到如今,好合好散吧!

感情是不能勉强的!面对现实吧!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!
我叫你离婚了吗?我说过要跟你结婚吗?你一个女人,听了别人模模糊糊的几句话,就离了婚,你这是什么婚姻态度?然后别人不想跟你在一起了,非要缠着别人负责任!

如果你敢把事情闹大,报复的事,我也会做的!而且后果比你想象的更严重!

······
颜舒的心,彻底碎了。他还要在她破碎的伤口上,撒上几把盐,不管她多苦,多痛,只为叫她快快死心……

一个男人,一方面引诱女人为他奋不顾身,一方面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,好随时抽身。然后把所有的痛苦和罪责都加诸于深爱他的女人……
会遭报应的……

会遭报应的……

会遭报应的……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